科教網| 中國科教第一門戶網
當前位置:   首頁 > 全民閱讀 > 正文

甘泉宮考古新發現:曾是漢武帝舉行國祭場所

全民閱讀
來源: 標簽:新發甘泉漢武帝 2015-12-08 11:44:13
正在熱播的《羋月傳》中有羋月誘殺義渠王于甘泉宮的橋段,而昨日省考古研究院公布的甘泉宮遺址考古新發現顯示,漢武帝時的甘泉宮與秦時的甘泉宮并非同處,這里是漢武帝時舉行國祭之處,還曾修建過一座神秘的紫色宮殿。
正在熱播的《羋月傳》中有羋月誘殺義渠王于甘泉宮的橋段,而昨日省考古研究院公布的甘泉宮遺址考古新發現顯示,漢武帝時的甘泉宮與秦時的甘泉宮并非同處,這里是漢武帝時舉行國祭之處,還曾修建過一座神秘的紫色宮殿。
 
考古確證
 
發現漢代11座“馬面”說明漢初已有馬面類型的軍事工事
 
《羋月傳》中說羋月誘殺義渠王于甘泉宮。歷史上,秦國不僅有叫甘泉的地名,也有甘泉宮。秦時的甘泉宮與漢代的甘泉宮雖然同名,但卻并非一地。現存陜西省咸陽市淳化縣北部的漢代甘泉宮遺址,在秦時為甘泉之地,秦時的甘泉宮在哪,仍需進一步考證。目前漢代甘泉宮遺址地表保存多處大型夯土臺基、西城城墻、西城門址、西漢石熊等,歷年來,在遺址本體及周圍發現了多件石柱礎、石砌散水(暫名)、空心磚、瓦當以及圓形、五角形陶質排水管道、外粗細繩紋、內大小麻點紋筒瓦、板瓦、五銖銅錢等遺物。
 
2015年省考古研究院的專家完成了甘泉宮遺址8平方公里的調查,目前完成普探面積40萬平方米、重點勘探面積10萬平方米。
 
此次發掘領隊、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肖健一表示,勘探已探明漢甘泉宮遺址西城城址平面接近方形,東西殘長637米,南北寬639米,墻體寬5~7米,三面城墻上發現了11處馬面。這是考古專家首次在漢甘泉宮遺址西城發現馬面,此外調查中專家在西城內還發現長生未央、未字、云紋殘瓦當,外細繩紋、內布紋、中麻點紋板瓦、筒瓦、回字紋鋪地磚殘片,推測西城為西漢時期。
 
肖健一說:“此次馬面的發現在考古學上的意義很重,以往我們在秦漢時期的城址中都沒有發現過同時期的馬面遺跡,這次發現了11座馬面,已經確證是西漢初期的,這說明我國漢初已經有了成熟的馬面類型的軍事工事。”
 
史料記載
 
甘泉宮為國祭之處漢武帝在位57年來過75次
 
《漢書·郊祀志》載漢武帝“作甘泉宮,中為臺室,畫天地泰一鬼神,而置祭具以祭天神”。涉及西漢皇帝來往甘泉宮時說“高祖時五來,文帝二十六來,武帝七十五來,宣帝二十五來,初元元年以來亦二十來”。可見西漢時期甘泉宮的興盛與重要,非一般離宮別館性質。
 
肖健一說:“史料記載甘泉宮是漢武帝建造的,漢武帝在位57年,卻來過甘泉宮75次,足見甘泉宮在漢武帝時期是一座非常興盛的離宮。”此次考古專家在甘泉宮遺址內發現圍繞一號、二號墩臺,分布有夯土基址150處、柱礎石177個、石砌基址6處、踩踏面4處、鵝卵石散水3處。
 
專家們通過重點勘探,首次明確了二號墩臺為高約15米的三層夯土臺基結構。底部平面長方形,中部近似方形,頂部近似方形。頂部臺基中央有最長11.5米、最短10米、深約2.5~3米的近似圓形紅燒硬結塊范圍,下部難以勘探。專家在三層臺基上共發現柱礎石18處,東側、北側發現曲尺形的石砌基址。頂部、周圍紅燒土深厚,推測二號墩臺毀于大火。而《漢書·武帝記》載武帝元封二年“起甘泉宮通天臺”,根據位置、形制,專家們推測一、二號墩臺就是通天臺遺址。
 
肖健一說:“史料記載,漢武帝時期祭泰一神,上通天臺,招仙人,筑通天臺于甘泉,去地百余丈,望云雨皆在其下,望見長安。通天臺是漢武帝時的重要祭祀建筑,是當時的國家祭祀中心,武帝前西漢的國家祭祀中心在雍城,武帝后則在長安城,而甘泉宮就是漢武帝時期舉行國祭的地方。”
 
專家推測
 
這里修建過一座紫色宮殿或與漢武帝相信天上有紫微宮有關
 
早在2014年,考古專家就集中調查了甘泉宮遺址,了解了外墻外遺址的分布。通過調查確定了同時期遺跡12處,包含陶窯遺跡兩處、夯土墻遺跡一處、墓葬封土或建筑臺基42座。而2處陶窯遺跡,分別發現于甘泉宮遺址西南與正南,距遺址核心區域分別為3.5、1.8公里,專家根據地表采集物推測為燒制鋪地磚的窯址。肖健一說,在今年的調查中發現了一些紫色的石板與建筑材料。有資料記載,甘泉宮內曾有一座紫宮。結合甘泉宮在漢武帝時為重要的國家祭祀中心,專家推測,這些神秘的紫色建筑材料或許是當時甘泉宮內一座紫色宮殿的遺存。
 
漢武帝為什么要在這里建造一座紫色的宮殿?肖健一推測:“參照秦時國家在渭河上修橋都要建成高低不一,分布對應天上星象的現象分析,紫色的宮殿或許與漢武帝相信天上有紫微宮之說,便在甘泉宮對應修建了一座紫色的宮殿。”
 
此外,本次調查專家們還在遺址區發現了42座圓形或者不規則的土丘,其中最高者達10米,皆位于甘泉宮遺址南部距核心區域2~9公里范圍內,且有的夯層十分明顯,依據采集陶片斷定當為西漢時期。初步勘探未發現墓道,也未發現被盜擾跡象,但是上世紀90年代曾發現一件西漢塑衣式陶俑,所以不排除其中有部分為西漢墓葬的可能。
 
肖健一說:“在土丘上發現明顯的夯層,說明這些土丘在當時是刻意修建的,并非后來地殼變化的自然隆起。”那么當時刻意修建這些土丘的目的為何呢?有專家推測,這些土丘應該也與祭祀有關,甚至可能與星象有某種對應和聯系。
 
未來考古
 
驗證西城城墻時代、馬面分布找出甘泉宮與秦直道的銜接點
 
《史記·蒙恬列傳》云“始皇欲游天下,道九原,直抵甘泉,乃使蒙恬通道,自九原抵甘泉,塹山堙谷,千八百里”。因此學界一般認為甘泉宮遺址區域是秦時修建于甘泉的林光宮,是秦直道起點。
 
上世紀80年代至本世紀初,曾有多位學者做過甘泉宮遺址調查,從歷史地理、與秦直道關系、西漢祭祀等角度做過研究,這些學者的調查與研究對于摸清甘泉宮遺址的內涵、文化遺存性質等意義重大,但是許多基本問題仍懸而未決。上世紀70、80年代,考古工作者在淳化縣十里塬鄉馬家山、梁家莊、潤鎮寨子村采集陶鼎、陶釜、繭形壺、喇叭口罐、陶缶等30余件,時代為春秋晚期至戰國晚期。
 
肖健一說:“值得慶幸的是,出土遺物中有10余件陶器戳印‘云市’‘云亭’文字,進一步確證了秦漢云陽縣城位于甘泉宮遺址附近。由于考古學家一直沒有找到秦林光宮的具體位置,這些有字文物的出土,間接證明了秦云陽縣志中提到的甘泉,就是現在甘泉宮遺址所在的地方。而漢代甘泉宮遺址下疊壓的,或許就是一直未曾找到的秦直道起點——秦林光宮。”
 
同時肖健一對此次調查結果也有一點遺憾:“此次甘泉宮遺址考古調查,目前存在的最大問題是沒有找到東城城墻,此項工作將是我們近期的重點。如有可能我們也將嘗試對已探明的西城城墻發掘驗證其時代、門址、馬面分布等,同時尋找甘泉宮遺址與秦直道的銜接點。”
 
文/記者 張佳 圖/記者 張宇明 通訊員 肖健一

稿件發布與內容糾錯:18309209791

行風監督電話:15529092222

創意策劃與直播服務:15667159999

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:[email protected] 029-89696369

回頂部
關于我們| 網站地圖 | | 新浪微博| 全國地市頻道加盟熱線:15529092222

Copyright © 2018 科教網(中國)All rights reserved   陜ICP備18015870號-1

科教網 - 中國科教產業第一門戶網

广西福彩快乐双彩开奖公告